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妈妈的奶水
妈妈的奶水
杰克用脚粗鲁的踢开大门走进屋里。因为他的一只手提着一大袋的婴儿尿片,而两腋也夹着两袋子的食品及杂物

  他将这些东西放在厨房的餐桌上。

  「妈?」

  屋里听不到回答。

  杰克四处张望,看见母亲在她的卧房里,轻推着摇篮,哄着弟弟鲍比,奶瓶就躺在脚下,两个人都快睡着了。

  这个景象是多么安静祥和,跟昨天夜里鲍比用惊天动地的哭声把他们吵醒的情况相比较,真是天壤之别。

  杰克原本想要帮母亲准备奶瓶,或是抱抱这个好动的小傢伙,安抚他的情绪,但似乎是帮不上忙。

  最后母亲要他回去睡觉,好应付明天的化学考试。鲍比依然在哭闹,但在母亲的坚持下,杰克回去自己的房间,尽可能的要自己不去烦恼,尽快睡着。

  母亲的卧房光线微弱,杰克站在那里心理想着:「妈一定累坏了,今天早上我要上学之前,她和弟弟都还是醒着的。」杰克的母亲是个坚强的人,经历了这么多困境,却很少听到她在抱怨。而且才32岁,应该是充满快乐与希望地追求她的人生。拥有一双闪亮的眼睛,一头美丽的金发以及嫚妙的身材,男人是很容易被她所吸引的。

  毫无问题的,她应该有许多的追求者,但她总是找错对象。

  杰克看着睡着的母亲,即使没有化妆,即使披着一头散发,即使穿着一件旧的变黄的居家服,母亲还是那么美丽。杰克注意到母亲衣服前面几颗扣子并没有扣上,而一颗粉红湿润的乳头就暴露在外面。刹那间,杰克感到不好意思,尽快的移开视线。

  母亲一定又在尝试着给弟弟喂母奶了,一般的观念中,很少有婴儿会对吸吮乳房的乳汁产生困难的,但弟弟就是这些少数中的一个。

  医生曾经跟母亲解释过一些可能的原因,也许是饮食的关系,也许是心理上的压力。但是也不用过度担心,即使无法用乳房哺育,还是可以用奶瓶来喂婴儿喝奶的,这对绝大多数的婴儿是不会有问题的。母亲却感觉很伤心,认为是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

  其实弟弟做的很好,只是母亲还是会尝试着用乳房来哺育他。

  杰克偷偷的发现到用奶子喂奶让他感觉很兴奋。从青春期开始,他就和其他青少年一样,对女生产生好奇,尤其是女生的奶子,常常引起遐思。

  对一个16岁的男孩来说,杰克的性经验是有限的,属于尚在摸索的阶段。

  顶多就是有几次在自己车子的后座,将手伸进同学莎拉的奶罩里,去感觉奶子的柔软。

  每次当他要脱掉莎拉的奶罩时,她总是拒绝,而彼此的心情也被破坏无遗。

  莎拉有一点丰满,但却有对漂亮的奶子,这使得她在学校里常常让人议论纷纷。

  莎拉是无法跟母亲相比的,母亲有苗条的身材,外加一对大奶子。实际上,杰克曾经在洗衣间发现母亲的奶罩,带着害羞又兴奋的心情,细看奶罩上的标籤标示着38C。希望母亲没有发现,杰克把奶罩藏在自己的床垫下。

  自此之后,只要杰克自己一人在家,他就会把它拿出来研究一番。

  从他最喜爱的「科目」中,杰克学到一个女人的奶子,在怀孕过程中,罩杯可以增加两号。所以,可以确定的,母亲新买的奶罩一定是38DD。

  杰克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要用DD来取代E呢?不过杰克认为那是男人不知道,只有女人才知道的许多秘密中的一个。

  在母亲怀孕的期间,比尔(母亲的同居男友)一直跟他们住在一起。他是那种经常酒醉回家,然后抱怨全世界都对不起他的人。

  有一次他回来晚了,就因为饭菜凉了,就甩了母亲一个耳光,杰克试着挡在母亲面前,却被他丢在角落。

  「拜託你,比尔,放开他!」母亲嘶吼着。

  杰克觉得头晕目眩又全身疼痛,但他还是吃力的站了起来,扑向那个浑蛋。

  「天啊!杰克,不要这样。」母亲恳求着杰克。

  比尔完全不理会杰克,粗鲁的拉着母亲就往卧房里去,母亲用放弃的眼光看着杰克,痛苦的说「我不会有事的,杰克。请你不要管了。」比尔甩上门后,留下杰克站在门外,感到虚弱与无助。从房门传出来的,起初是愤怒与争吵的声音,几分钟后却又不一样了,是一阵阵杰克常听到的,房间里的床垫有节奏的声音。

  几个月后,母亲发现自己怀孕了,比尔表现的很高兴的样子,还说要跟母亲马上结婚。但隔天晚上就再也没有回来了。母亲不断的在他上班时打电话找他,可是那个浑蛋一听到是母亲的声音就立刻挂上电话。

  母亲当然是伤心欲绝,虽然曾经有过被男人甩的例子,但这一次祸不单行,偏偏又碰上怀孕这种麻烦的事。至少,杰克的生父还是在杰克生下来后才离开的,而且还跟母亲结过婚。

  母亲伤心的靠在杰克的怀里哭泣,杰克只能安慰她,不要担心。他们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杰克认为自己可以是这个家的支柱,而他也真的负起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

  因为母亲怀孕在身,杰克负责清理屋子,购买食物及日常用品,而且还在速食店兼了个半职的工作,好弥补家里的开销。

  不仅如此,他还帮母亲在医院报名参加拉梅兹的课程,自愿当母亲的指导员。

  但母亲的小妹小珍阿姨认为不合适,就换她来做指导员的工作。

  有些女人在怀孕时,脸色看起来像过度操劳一样,体重也因为怀孕的关系而直线上升。有些女人就是不一样,像朵花,因为孕育生命而散发出光采。母亲就属于后者。

  脸色明亮有光泽,体重也没有一下子增加太多,只是原本不小的奶子更加丰满了。

  因为一些複杂的原因以及需要剖腹生产的关系,拉梅兹的训练到后来已经没有用了。生产的时候,小珍阿姨在产房陪着母亲,而杰克被留在等候室。当护士告诉他多了一个9磅7盎司重的弟弟时,杰克有点兴奋过头了。

  护士带着他来到母亲的房间,母亲正在躺在床上,虚弱的抱着婴儿。杰克亲了母亲后,小心的抱着婴儿看来看去……母亲骄傲的宣布着:「这是你的弟弟鲍比!」接着她解开袍子上的几颗釦子,将硕大丰满的奶子露出来,准备要喂婴儿吃奶。

  「喔,妈!你要我先离开一下吗?」杰克紧张的说着,一方面赶紧移开视线,不过却发现自己还是偷偷看着母亲裸露的奶子。

  杰克很少有机会看到母亲的奶子,除非母亲穿着低胸的睡袍,又不经意的弯腰作事的时候。

  而在此刻,杰克真的吓一跳,又感到兴奋,因为母亲将奶子不经意的赤裸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别傻了!杰克,我是要试着喂你的弟弟啊!」母亲把婴儿抱着,靠近她的奶头。婴儿是含着母亲的奶头,但是却不吸吮。

  母亲把自己丰满的奶子托起,调整好位置,只见一道细白的液体从奶头射向空中。

  杰克被这个景象深深的吸引住了。

  「我希望他饿了,因为胀奶,我越来越感觉不是很舒服了。」杰克只能一边点头一边试着转过头去。母亲尝试哄着鲍比喝奶,但是他只是用着散涣的眼神疑惑的看着母亲。有时候,几滴母亲的奶水滴在鲍比的嘴唇上,但他似乎还是没有想到要怎么做?

  「也许他还很累吧,我待会儿再试试。」母亲说着就将他放回摇篮,结果这小傢伙立刻睡着了。

  「医生说我后天就可以回家了。」母亲温暖的握着杰克的手「谢谢你!杰克,谢谢你为我所作的一切,我知道这阵子对你来说不是很好过。」「这阵子对你来说也不是很好过,妈妈。但是我会一直在你身旁陪你的。」杰克温柔地说着。

  「杰克!」突然母亲笑着说「你在看我某个地方喔!」杰克赶紧害羞的将眼光从母亲的奶子移开,而母亲也把曝露在外的奶子放回睡袍里。一边慢慢地扣上釦子,一边笑着说:「不必害羞,杰克。我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对于乳房所存在的幻想。」杰克的脸红的像苹果一样,但是母亲握着他的手说:「乳房哺育婴儿是世界上再自然不过的事了,以后在我喂你弟弟的时候不要感觉不自在,好吗?」杰克低下头来轻轻地说:「知道了,妈。」一方面偷偷将双腿交差并拢来掩饰某种生理现象,一方面祈求母亲没有注意到他的裤裆。

  场景回到杰克放学回家后,站在母亲的房间里,看着母亲与弟弟。

  母亲醒来时,看见杰克站在她身旁。

  「很累吧!妈。」

  母亲揉揉眼睛,笑着说:「是啊,这小傢伙一直到你早上去学校后才安静下来。我又试着要喂奶给他喝,但还是失败了。」杰克从母亲手中轻轻的抱起弟弟,将他放回育婴房的摇篮里,用小珍阿姨编织的毯子盖在他身上。母亲坐在椅子上,试着要甩掉瞌睡虫。

  杰克注意到母亲上衣的釦子还没有扣上,一边的奶子露在衣服外,他知道其中一定充满奶水,因为抱起弟弟的时候,母亲的上衣是湿的,她的奶子在那时候一定分泌许多奶水。

  「天啊!我真是邋遢。」母亲说着轻轻拎起湿透的上衣抖一抖,再用另一只手把奶子托起,准备要扣上喂奶用的奶罩的开口时,一股温热的奶水喷到杰克的衬衫上。

  「喔,对不起,杰克。」母亲赶紧把罩杯的开口扣上。

  「妈,不要紧的。」杰克可以感觉到一阵温暖的湿气从衬衫渗透到他的胸膛,一阵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失陪一下,我得去清洗一下。」母亲说着从椅子站起来。

  「好的,妈。」

  杰克杰克转身离开房间,随手把门带上。到育婴房看看鲍比,他还在睡,这个可怜的小傢伙,一定是把精力都用光了。

  回到厨房,杰克整理买回来的东西,想着要煮什么晚餐。这时候,母亲突然在房里喊他,当他打开房门时,惊讶的发现母亲半裸的躺在床上,原本穿在身上的衣服已经杂乱的丢在地上,身上只有奶罩及内裤,而罩杯的开口都打开了,一对大奶露在外面,奶头是如此鲜红肿胀,还不时分泌着乳汁。

  母亲的体态因为怀孕的关系,变得丰满而曲线诱人性感,跟以前苗条的样子比起来又是另一种不同的韵味。

  看见这样的景象,杰克掩饰不了自己的兴奋,鸡巴马上硬了起来,几乎是到了胀痛的地步。

  「杰克,这个吸奶器没有用。」母亲绝望的说着,一点也没有想到自己半裸的身体暴露在儿子面前,而后果已经完全呈现在儿子身上。

  这个电动的吸奶器是她从医院租来的,准备用来吸掉多余的奶水,好减轻胀奶的疼痛。

  由于母亲无法哺育弟弟,因此必需每隔几个小时就用一次。杰克并没有真正看过母亲使用它,因为她总是关上房门,在房间里用它。

  母亲为什么要关上房门,不让杰克看见呢?母亲都已经在杰克面前大方的露出奶子试着要哺育弟弟啊!为什么呢?也许母亲潜意识里把吸奶器当作是她无法亲自哺育弟弟失败的象徵吧。

  母亲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每当使用吸奶器的时候,总是感觉自己是个失败的母亲而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杰克看看吸奶器,至少电子接头的部份是没有问题的。他轻轻压了几个零件,也没有问题。用手指敲几下开关,也看不出怎么回事。

  他摸摸罩杯的部分说:「妈,也许……也许你要……要顶住这个部分,才有用吧。」母亲托起左边的奶子塞进罩杯里。杰克扶着罩杯的手触碰到母亲的奶子,那种感觉是充盈而温暖的。他又害怕又兴奋竟然忘了移开自己的手,但是母亲并没有说什么。杰克用另一只手按开关,结果还是没有用。这样试了几次都没有结果。

  「我真的不懂,妈,也许我们可以到医院换一个回来再试试。」「医院现在关门了,杰克,出租的部门只开到下午五点而已。」母亲说着把奶子抽出罩杯后哭了起来。

  「杰克,我真是个失败的母亲,你是不需要这样照顾我的。」「我想照顾你啊!妈。」「我甚至无法亲自哺育自己的小孩,我没有一件事是可以做的好的。」「医生说……」「我知道医生说什么,杰克。但是我还是认为自己像个失败者,甚至要用这种蠢东西要把自己的奶水逼出来,而这东西居然还故障了。」「妈!没关系,不要哭了。」杰克抱着母亲,感觉母亲的奶子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膛上。突然,母亲推开他。

  「杰克,好痛啊!」母亲用双手抚摸着奶子。

  「也许我们可以打电话给医生。」杰克说着,母亲突然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杰克。

  「怎么了,妈?」

  「杰克……我记得你小时候我是喂你母奶的,你都没有任何问题呀,而且一直到你九个月大为止。」「妈,你在说什么?」「杰克,如果你不想这么做,没关系,我可以了解。」母亲用祈求的眼光说:「杰克,如果我拜託你……拜託你帮妈妈把奶水吸出来,会不会太过份?」把母亲的奶水吸出来?杰克的心突然间加速狂跳着。

  「杰克,你现在还是我的儿子,就跟鲍比一样,拜託你,好吗?」杰克感觉口乾舌燥,鸡巴又肿又胀。

  「拜託你,杰克,就帮妈妈这一次,好吗?」

  「嗯……好……好吧。我……我们……要怎么开始?」杰克紧张的问着。

  母亲爬上床,靠着床头坐着。这一刻是杰克幻想已久的美梦,床上的女人就是你的母亲,她就坐在那里,她要你做的就是一个吸奶器该做的事。

  「来妈妈这里啊,宝贝。」母亲深情的望着他。

  杰克看着母亲在床上等着他,心理燃起一股男人最深切的遐思。

  他从来不认为喂奶用的奶罩是性感的,但现在他知道他错了。这副奶罩支撑着母亲沉甸甸的一对大奶子。并且有如展示一般的将它们高高托起。

  而罩杯前面打开的开口,只露出母亲奶子的前端,却又像是在强调奶子的赤裸。

  像作梦一样,杰克爬上床靠近母亲,母亲的奶头鲜红欲滴,而且不时渗透着奶水。

  母亲扶着杰克的头,温柔的带领着他来到自己的胸前,坚挺的奶头在唇边磨擦而流出更多的奶水。

  杰克本能的张开嘴吸吮着奶头,感觉奶水的甜味,更进一步,他伸出手来托着奶子,感觉它的沉重。用手轻轻一挤,一股奶水马上急射而出,充满嘴中。

  母亲的奶水就像牛奶一样,只是比较稀,比较甜。杰克细细品嚐着温热的奶水,而奶水也因为太多了,开始从嘴边流了出来,从下巴滴到胸膛。

  杰克赶紧吞下,却发现这个动作只会让奶头分泌更多的奶水。杰克继续用力吸吮这生命之泉的时候,感觉到母亲的奶子慢慢的缩小。母亲的身体也因为得到舒解而开始放松。

  当杰克吸着一边的奶水,另一边的奶头磨擦着他的脸,同样也流出许多奶水来。

  「喔,你做的很好,杰克。」母亲亲吻着杰克的额头,用手玩弄他的头发。

  杰克用双手紧紧的握住母亲丰满的奶子,飢渴的吸着母亲的奶头,贪婪的吞下奶水,这正是他想要的,此刻的他了解到以前生命所经历的任何事跟现在比较起来是多么微不足道。

  杰克可以感觉母亲的肉体慢慢的兴奋起来,她将杰克的头紧紧的贴在奶子上,双腿也跟着伸展开来。

  「噢,杰克。」母亲轻声的说着。

  杰克继续吸着,直到奶水渐渐没有了,他想都不想,马上换到另一边,继续刚才的动作,一股新鲜的泉水立刻又涌进嘴里。「噢……对……继续,杰克,不要停。」母亲的双腿已经缠绕着杰克的膝盖,而杰克的鸡巴也开始抖动起来,就这样,杰克本能的隔着裤子,用鸡巴磨擦母亲的大腿,他一边有节奏的动着,一边用舌尖卷动着奶头,去感受柔软的乳尖左右摆动的挑逗。

  母亲的肉体受不了刺激而颤抖起来,双腿更加夹紧杰克的大腿,杰克可以感受母亲的内裤已经湿了。

  「噢……杰克,我的宝贝。」母亲大声的呻吟着。

  其实母亲的奶水已经没有了,但是杰克还是不停的吸着奶子、舔着奶头,挑逗母亲性感的肉体。「噢……噢……噢……啊!」母亲就像崩溃一般呻吟着,而杰克的身体也激烈的抽动着把浓浓的精液射在裤子里。

  他们两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杰克的嘴还黏在母亲的奶子上。

  「杰克?」

  「嗯?」杰克躺在母亲温暖的肉体旁,却感觉焦虑不安。

  「杰克,我想我们该起来了。」

  杰克站起来,尴尬的看着母亲,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但是母亲只是微笑的看着他。母亲的奶子、肚子到处是奶水,杰克自己也是一团糟,嘴边、下巴到衬衫都是,完全被奶水弄湿了。

  「谢啦,亲爱的。我真不知道没有你该怎么办?」说着,母亲又亲了杰克的脸颊。母亲丰满的奶子又一次磨蹭着杰克的胸膛,杰克茫然的想着这一切真的发生了吗?好像作梦一样,母亲真的“来”了吗?他还没有足够的经验可以判断这种事,不过他自己是真的“来”了,裤裆还湿着呢!母亲知道吗?

  「杰克,可以让我一个人清洗一下吗?」

  「喔,当然。」杰克七手八脚的下了床。

  「杰克,顺便也要清洗你自己,知道吗?」

  杰克回头看看母亲依旧半裸的躺在床上,对他眨眼。杰克感觉一阵颤抖从脊椎升起。关上房门,杰克再度感到寂寞与困惑。

  【完】